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

第37章 师父们的离开

作者:空城旧梦|发布时间:07-27 22:38|字数:2240

自从那天从赤智师叔房中传来一声咆哮之后,再后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接下来的几天梦清观异常安静。

紫胤、紫宸两位师爷从清风小院带回来的两个大包袱在两天之后打了开来,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中药材。有很多时间,我看到师祖他们在翻晒药材。几天之后,那些被挑出来翻晒的药材有的用木盒子或是用布又重新包了起来从此不见影踪,而剩下的那些被分了好几份送入了赤智师叔的房间,和药材同时送进去还有一个很大的浴盆。

从那以后连着三天,赤智师叔养病的房间里都能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三天后,身体虚弱的竟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虽然看起来还是随时都有可能摔倒的样子,但脸上气气色总算是好了一些。

又过了两天,赤智师叔虚弱的身体竟完全好了起来,竟然能和我们坐在一起吃饭了。见到他身体康复,我们这些小辈也是由衷的替他高兴。

但我们这些小辈谁都没想到的是,他好的时候也是我们离别的时期。

记得分别前的那天晚上,赤智师叔把我叫到梦清观的门口,面带歉色的跟我说:“橙空,之前因为真儿的原因师叔一直对你看不顺眼,是师叔不对,师叔向你道歉,对不起。你别放在心上。”

随后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里面包着一块玉,那块玉的形状像是一条鱼,一条墨色的玉鱼,但看它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它缺失了一半,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八卦中阴阳鱼的中阴鱼,要有另外的一半阳鱼才完整。

赤智师叔拿着那块玉鱼跟我说道:“橙空,你也知道,我是掐算一脉的人。我对你不喜的原因是因为你在入门的时候我偷偷的给你掐算了命格,你命格批语是思而不求、求而不得,得而不顺、思之反复。说白了,你的感情路极其不顺,而且跟橙真有关,会牵扯到橙真的幸福,所以我讨厌你,在我眼里,橙真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我见不得她受半点委屈,这就是我讨厌你的原因。”

顿了一下赤智师叔又说道:“我本来想强行掐算改一下你的命格,没想到的是不但没改了,反倒是受天道反噬不说,还连累了身边一圈子人,更是让师祖折寿为我制了续命符,唉,时也命也。”

最后赤智师叔拿着那块玉鱼对我说:“橙空,这是掐算一脉的祖传之物,玉有两块,一阴一阳可以组成太极之象,戴在身上有蒙蔽天机的效果。这块阴鱼给你,当初你入门的时候也没给你什么入门礼,这就当做是入门礼了。玉的另一半在橙真那里,女子属阴,她带阳鱼,以镇自身,这和佛家的男戴观音女戴佛是一个道理,你就拿着吧!”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要发生什么,但没往分离这一块上想。我看着玉对赤智师叔说道:“师叔,我不要。你不是说我会牵扯到橙真师妹的幸福吗?那我就更不能要了,只要你们能好,我怎么样都行。”

赤智师叔摸了摸我的头,,笑着说:“傻孩子,天道一途岂是我们能轻易揣测的,与其强求,倒不如顺其自然。”

当时听了这话我只是感觉说的很有道理,然后就接过了玉戴到了自己的脖子里。

再后来,我就开始迷迷糊糊了,只记得几个师叔都来了,第二天醒来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赤影师叔给我说的那些话。

“橙空啊,造梦师一门四脉,四脉又以我们造梦师一脉为主,所以你以后就是大师兄了。”

“15岁,年龄上比着其它几脉弟子,虽然不算大,可也不算小了。所以啊,以后你得学着成熟了。”

“别看你师兄橙道挺精明的,可谁的徒弟谁清楚,他跟了我十四年,以后他要做什么傻事你可得拦着他点。以后造梦师一门就靠你了,担子可能有点重,日子可能会有点苦,可谁让你是造梦师一脉的传人呢!”

……

至于晚上怎么回的房间,什么时候睡的我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大家发现各自的师父都不见,就连昏迷的掌门也不见的时候,瞬间乱做了一团。不过在最初的慌乱过后还是安静了下来。

大厅正*的桌子上有几个信封,几个信封里是几位师叔写给各自徒弟的信。几个师兄弟们都拆开各自的信。

看完之后大家放到一起比对了一下,发现信的内容都是大同小异。勉励自己好好修行,好好学习,不要去寻找他们。

最后信的末尾都写着同样一段话,生活上的小事儿自己做主即可,但大事儿一定要和我商量,征求我的意见,以我的意见为主,要团结。

得知信的内容后,我也懵了。几位师叔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以我的意见为主?我看着师兄弟们传来的目光,心里开始慌张起来。

“橙空,我不管你怎么看,师父不见了,我是一定要去找师傅的。现在我问你,只是象征性的问一句,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橙道说道。

橙道的话让我的内心猛的咯噔了一下,现在我终于明白赤影师叔为什么说造梦师一派的担子由我担起了,橙道师兄这话明显就是不讲理。再看几个师兄弟,也都站在了橙道师兄的背后不说话,明显是默认了橙道师兄话。

师叔们一个招呼不打都提前消失,而现在师兄弟又很明显不买我的账,我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死的!我要是一个正常人话多好,我要是正常人的话现在我就不用做选择,现在的我应该老老实实的在学校上学。

沉默了一会儿,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师叔的话,想起了我那在现实中未曾见面为了救我陷入昏迷的师父,于是抬起了头,站到他们面前,坚定的说道:“不行!你们现在谁都不能走开,暂时必须按照各位师叔对你们的安排!”

橙道师兄剑眉一挑:“橙道,你才入门几天,你凭什么替我们做主?就凭师父的留言让我们听你的我们就应该听?你知道我跟我师父的感情么?我必须要找我师父,你给我让开!”边说边伸手推了我一把。

橙道师兄说完这些,几位师兄弟们也开始骚动起来。毕竟,他们都是各自的师父从小拉扯大的,那种感情的深厚是我不能想象的。

可能我没一点点防备的缘故,也可能是橙道师兄在气头上用力过大的缘故,我身后是九层的台阶,我一下子从上面滚了下去。

摔下去以后瞬间摔了个头破血流,流出的一地血也终于让骚乱的他们安静了下来。

作者说:

喜欢这本书吗?关注微信公众号“朵米阅读网”看书更方便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